欢迎访问西安外国语大学西安当代国际问题研究中心网站!

形势热点

英国脱欧及其对中国的影响

作者:冯仲平 时间:2017-05-05 点击数:

英国公投的脱欧结果,既出乎很多英国人和欧洲国家的预料,也震惊世界。虽然不排除英国通过某种手段使脱欧难以完成的可能性,但总体判断英国脱欧已成定局。震惊之后,人们开始思考脱欧究竟是如何发生的,以及这一事件将产生的后果和影响。本文试图就这两方面问题进行探讨和分析。

一、英国脱欧反映了什么问题

英国脱欧曾被普遍视为小概率事件,然而其最终成真既非偶然也非意外。它所反映的英国、欧洲以及西方政治、社会变化值得重视。

英国之所以举行脱欧公投,直接原因是首相卡梅伦为了吸引选票、赢得大选。2010年,卡梅伦领导的保守党虽然取得大选胜利,但由于未能得到议会多数席位,被迫拉自民党入阁,组建了二战结束以来首届联合政府。此届政府任期过半,到2013年,英国各政党已开始为下届大选摩拳擦掌。然而,此时的保守党面临严重的党内纷争,疑欧派公开要求英国与欧盟划清界限。为了团结保守党各派力量,同心协力争取选举胜利,卡梅伦承诺,一旦保守党赢得2015年大选,脱欧问题将交由民众公投决定。

英国保守党内在欧盟问题上的矛盾如此之大,以至于迫使卡梅伦作出令他后来追悔莫及的决定,与英国整体对欧盟立场有直接关系。欧盟28个成员国各自对欧盟的忠诚程度无疑不一,但英国的疑欧、拒欧力量是最大的。特殊的地理位置、历史、文化等因素决定了英国缺乏欧洲身份认同感。二战结束之后,欧洲各国都在为未来发展苦苦寻觅新的道路,英国也不例外。但英国与法国、德国等大陆国家选择了不同的道路。1952年,法国建立煤钢共同体的倡议得到了德国、意大利、荷兰、比利时、卢森堡6国的积极响应,欧洲由此走上了联合发展之路。英国则采取了团结英联邦国家、英语国家,以及欧洲大陆国家的著名“三环战略”。显然,英国没有将自己置身于欧洲之内。丘吉尔1946年发表的著名的苏黎世演讲,则更加清楚地表达了这一点。丘吉尔指出,创建一个以法德为核心的“欧洲合众国”,将是让欧洲埋葬战争的灵丹妙药,英国、美国将愿意成为“新欧洲的朋友和保护者”。在不属于、不同于欧洲的思想影响下,面对战后法、德等6国热火朝天尝试并推进一体化,英国基本上扮演了旁观者角色。20世纪60年代英国受到当时欧共体经济好处的诱惑,两次申请加入但均遭到法国总统戴高乐的反对。直到1973年欧共体首次扩员,英国才和丹麦、爱尔兰一道成为欧洲大家庭一员。然而,由于仍然存在严重的欧洲身份认同问题,即使加入了欧共体,英国从未成为一名完全的成员国。战后以来欧洲一体化取得的最大、最重要的两个成果——申根边境、统一货币,英国均未参加。

在此大背景下,英国国内、保守党内存在较大疑欧力量并不奇怪,尤其是在欧债危机刺激下欧元区酝酿通过深化一体化来摆脱危机的前景,令英国的疑欧派高度警惕。与此同时,要求英国退出欧盟的极右政党——独立党顺势崛起。独立党的主张不仅得到了对政府不满民众的支持,而且吸引了保守党内的疑欧派。为避免选票流向独立党,卡梅伦最终痛下决心以公投形式对英欧关系作一了断。而事实上最终在公投中让脱欧成功的也正是以独立党为代表的不断壮大的极端主义和民粹主义力量。英国独立党的发展、民粹主义势力的兴起,与英国国内不同群体收入差距扩大、部分民众对政府不满情绪高涨紧密相关。2008年爆发的国际金融危机、2009年爆发的欧债危机,对英国社会尤其是蓝领阶层、以及部分中产阶层产生了较大冲击,其对政府的失望、对精英的不满情绪显著增大。在脱欧公投造势中,独立党、英国保守党内的疑欧派抓住了这部分人的心理,大打移民牌、安全牌、就业牌、福利牌,通过广泛动员,成功地使脱欧由小概率事件转变为不可逆转的事实。英国脱欧反映的极端主义、民粹主义的上升,在欧洲和西方不是孤立现象。只要这些国家不能有效摆脱现有困局,各国国内失业率不降、恐怖威胁难以消除,难民问题无解,民粹主义势力还将得到发展。近年来,在经济全球化的边缘化国家或地区发生的乱局已引起世界高度关注,而英国公投脱欧表明,经济全球化中心地带国家或地区内部的边缘化群体也已形成声势,并将引起西方政治、社会发生重大变化。

概括起来,极端主义、民粹主义力量增长将引起诸多变化。第一,“精英统治”难以为继,西方政治制度陷入困境。长期以来,英国政治被中左中右两大政党力量所主导,这也是多数欧洲国家和其他西方国家的共性。但随着法国国民阵线、荷兰自由党、奥地利自由党、德国选择党、意大利“五星运动”等极右政党的壮大,以及民粹主义力量的发展,欧洲和西方国家政治碎片化日益加剧。第二,西方国家国内舆论愈加极化,国内议题国际化,国际议题国内化倾向将更加突出,不仅增大决策难度,而且决策风险也随之大幅提升。英国脱欧公投后,脱欧阵营领袖、前伦敦市长约翰逊宣布放弃参与竞选英国首相,以及独立党领袖法拉奇宣布辞去党魁表明,民粹主义力量只知道反对,却不能够提供新的选择。第三,欧洲国家对外政策将程度不同地受到极端主张的影响。极端主义、民粹主义力量均具有反移民、反欧洲一体化、反全球化特征,其对各自国内政府政策的影响将通过直接或间接方式来施加,直接方式包括选举上台、以伙伴身份入阁。间接影响则表现为,传统的中间政党为了选举拉票需要,不得不迎合民粹势力的思想主张。第四,经济全球化在西方国家的阻力将增大,而欧洲一体化步伐将被迫放缓甚至停止。

二、英国脱欧对英国自身的影响

英国脱欧的冲击对于英国、欧盟最为直接,也最为重要。关于对英国的影响,有些是可以明确的,但也有一些目前尚难以确定,未来发展还有不确定性。

首先,英国经济将无疑承受巨大压力。金融业是英国的支柱产业,其发展对于英国经济至关重要。然而,受不确定性因素的困扰,未来几年金融市场将会持续动荡;伦敦作为欧洲和世界金融中心的地位将面临来自欧洲其他国家的竞争。而跨国公司迁出和金融人才流失也将对英国金融业产生较大负面影响。

英国经济面临的另一重大挑战是,英国必须重新与欧盟谈判新的经济贸易协定。作为英国最大的出口市场,欧盟对英国经济的重要性无可替代。目前英国货物、服务出口到欧盟其他国家高达44%以上,而作为欧盟成员,英国出口其他成员国享受零关税。脱欧后英国将亟需与欧盟达成新的经济联系协定。目前英国国内对此展开了激烈讨论。虽然目前讨论的未来英欧关系模式共有三类,但可能性最大的将是所谓加拿大模式,即通过签署自贸区协定来强化英欧经济联系。

离开了欧盟,英国还将不再享有欧盟签署的所有双边和多边贸易协定,这意味着它还需要同世界其他国家分别签署新的贸易安排。而离开了欧盟,英国的贸易谈判能力、话语权均将不可避免地受到限制。

其次,英国政局将步入二战结束以来最大规模动荡的时期。主要政党保守党、工

[1] [2] 下一页

陕ICP备05001583号-1 © CopyRight 2002-2012    地址:西安郭杜教育科技产业开发区文苑南路